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朕的長髮皇后 眼角的滴淚痣-第一百二十四章 熒惑守心相伴

Home / 言情小說 /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朕的長髮皇后 眼角的滴淚痣-第一百二十四章 熒惑守心相伴

朕的長髮皇后
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
赤水,自前些日子皇宫大火烧死无数宫人后,每每临近黄昏时分,便会有成群结队的乌鸦栖在正殿屋脊上。
哑声怪叫,叫声传至数里之外,诡异透着凄凉,城中百姓闻听脊背生寒,寒毛直竖。
强占新妻·老公别碰我
盛武帝想尽了办法来驱赶那些乌鸦,最后甚至都派了大批御林军持弓箭射杀,只是前一批刚被射杀殆尽。
玖 拾 陸
不消片刻便又会由四下里又聚集起新的,黑压压,扑腾腾,遮天蔽日,无穷无尽。
一时间宫中甬道上,宫墙墙头,甚至树梢上,屋檐翘角间,到处都是乌鸦的尸体。
城中谣言四起,偷盗,杀戮,抢劫时有发生,更有奸商大肆屯粮屯盐,趁机哄抬物价,百姓不堪重负怨声载道,本就摇摇欲坠的民心,如今更是雪上加霜。
是夜,月朗星稀,盛武帝正在为乌鸦之事烦闷不已,钦天监突然求见,称有急事奏禀。
钦天监战战兢兢的跪在殿内,这种异样天相,他也是第一次见。
盛武帝呆滞的坐在龙椅上,半晌无语,自乌鸦一事后,他心头始终盘亘着不祥之感,果不其然,荧惑守心实乃大凶之兆。
“皇上…”钦天监见盛武帝始终不语,脸色铁青,便大着胆子跪行上前低声道:“臣以为,荧惑为孛,外则理兵,内则理政,荧惑焰焰有光,实乃有近臣为变,谋其主,且荧惑偏向东南行急,便说明,东南方位有兵将集结。”
“东南方位?”盛武帝猛的坐直了身子,怒瞪着眼睛道:“那不是启洲吗,林云墨果然有谋逆之心!”
“臣不敢妄言!”钦天监伏在地上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臣只是参照了星象!”
盛武帝眼中闪过一抹寒光,沉声问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,近臣为变,谋其主?”他喃喃低语道:“深得朕信任的近臣没有几个,首当其中便是金公公了,难道他…一个阉人怎么会…
自登基以来,大小事都倚仗着金公公打理,他每日里也仅仅只是走个过场,甚至于他连国库的大门朝向哪个方位都不清楚。
此刻越想越觉的心惊,额头渐渐渗出了冷汗来。
“李公公,李公公!”盛武帝见殿内无人值守,气冲冲的冲着殿外喊着。
心底里也开始悔恨不已,之前金公公一直游说出兵清剿了林云墨,自己太大意了,若是当时应允了,此刻至少是没了外患的。
如今两件要命的事一下子堆积到盛武帝心上,他便觉头重脚轻,脑袋疼的近乎要炸裂了。
干瘦的李公公由殿外奔了进来,一脸的惊慌,显然他听到了刚才钦天监之言:“不知皇上唤老奴有何事?”
盛武帝紧紧的盯着他,底气不足的问道:“金公公最近都在做些什么?
李公公瞥了眼一侧的钦天监,盛武帝会意,忙示意道:“你,先下去吧!不论天相有何种变化,都要事无巨细禀报!”
钦天监恭敬的答应着,急匆匆退了下去。
“好了,李公公你可以说了!”盛武帝渐渐焦躁起来。
李公公这才肃然道:“回皇上,金公公日前正在城郊处为自己建造了一座藩邸,其占地极广,内部装饰亦是无比奢华辉煌,堪比皇宫正殿!”
“他有那么多银子建藩邸?”盛武帝纳闷的问道。
李公公稍稍犹豫了一下:“金公公似乎是挪用的国库中里的银两!”
“什么?他竟然敢…这么大的事,怎么没人来跟朕通禀一声?”盛武帝脸色骤然间变得很难看。
“金公公不许,不许老奴与皇上您提及!”李公公谨慎的应对着。
强制试婚:高官的小女人
“他到底挪用了多少银子?”盛武帝怒斥道。
见盛武帝是真的动怒了,李公公生怕一句话说不着撞到刀口上,仔细的想了想才颤声道:“大概,大概总数有二百万两白银!”
盛武帝闻言,差点背过气,他喘着粗气,怒瞪着李公公,爆喝道:“去,去将金公公宣来!朕到要问问,他这是安的什么心?”
看着李公公消失于殿外,盛武帝浑身无力,一下子瘫在地上,两眼无神目光呆滞,内忧外患本就够他喝一壶了,若是国库再彻底被掏空,那他跟刀架在脖子上有何区别!
因林云墨到了烟浮国,他们几人便暂时住进了东方韵的府邸。
暮色幽幽,一盏盏造型各异的灯笼高高挂起,随轻风晃动着,烛光斑驳阑珊,投在青灰色的石阶之上。
柳梦离站在不远处的池水旁,时不时瞄一眼东厢房,似乎在犹豫着什么。
“你是不是找公主有事?”东方韵见状掩嘴笑问。
“公主他们昨日正午进了房中便再未出来,到此刻都一日一夜了,我倒是想劝劝,公主身子还未好利索,王爷还是要节制一些的好…”柳梦离脸不红,心不跳啰里啰嗦的说着。
东方韵再也忍不住,看着她捂着肚子大笑起来:“你啊,你,让我说你什么好,公主他们成亲没多久便分开了,都说小别胜新婚,他们自然是要温存一番的,你到真摆出一副长辈的架子来了,就好像你历经过男女之事一般!”
“我…”柳梦离顿时气焰矮了半截,她喃喃自语:“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?”
正聊着,远远的看到,林云墨由房中走了出来,明晃晃的灯笼下,剑眉星目,英气逼人,他立在门口等了片刻,千山暮绰约的身姿才由门内闪出。
两人眼波流转温言软语间,似乎连周围的空气都萦绕了浓情蜜意,果真是一对璧人。
林云墨牵了她的手,慢悠悠的朝这边走了过来。
柳梦离笑嘻嘻的迎了上去:“公主你可算是出来了,定然是饿了,我去帮你熬点药膳补补!”
千山暮闻言脸色刷的一红,嗯了一声,仰头便看向了黑沉沉的夜幕,不再理她。
林云墨状若无意的扫了柳梦离一眼,目光里带着一丝不满。
柳梦离皱着眉头,似乎觉得自己说错了话,反复思量着,又察觉不出哪里不对。
“那几颗星辰…”千山暮指着幽蓝的夜幕中,三星一线的奇异星象,惊诧的问着。
东方韵抬眸看去,脸色骤变,眼眸中凝结了冷冽的寒气,只听她肃然说道“荧惑侵入星宿,是为荧惑守心..天象告变,国有噩运之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