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夢迴大明春 起點-587【復古文會】展示

Home / 歷史小說 /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夢迴大明春 起點-587【復古文會】展示

夢迴大明春
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梦回大明春
京城东郊,有一个玄明宫,规模比豹房建筑群更大。
玄明宫是一座道庙,供奉玄天上帝,乃刘瑾怂恿朱厚照修建。
几十万两银子的巨额花费且不提,此道庙霸占京郊良田数万亩。建成之后,又直接吞并隔壁的猫竹厂,获得五千多亩地做庙田。
猫竹是一种竹子,可用来烧制竹炭,猫竹厂是为皇宫提供竹炭的场所之一。明中期渐渐废弃,陆续有百姓在此落户,为了取得这五千亩地,刘瑾拆毁百姓房屋1900多间,掘毁百姓坟墓2500多冢。
仅玄明宫和猫竹厂两块地皮,就导致京郊数万百姓流离失所,结果只养了一群吃闲饭的道士和太监。
刘瑾被凌迟处死之后,玄明宫迅速废弃,但无人敢拆毁,因为那是皇室宫庙。
前阵子,杨廷和裁剪冗余、改革弊政,把玄明宫最后一批道士赶走,陆续安置失地百姓两万多人,还剩少数核心建筑没有拆掉。
王渊发起的“复古文会”,便在玄明宫的废墟之中举行。
故意的,因为玄明宫经常出现于复古派诗文,是他们抨击朝政的集火目标之一。王渊选在玄明宫搞文会,只这个举办地点,就能收服复古派文人之心!
杨慎今天也受邀参加文会,他不仅是复古派中的六朝初唐派,还是新气学的代表人物之一。杨慎的新气学思想,主要受到罗钦顺影响,又提出自己的见解,明末王夫之的“太虚一实”学说就源自杨慎。
“子衡兄,好久不见!”杨慎抱拳笑道。
王廷相也笑着说:“王相举办复古文会,用修乃当世第一才子,今日当居客席首座也!”
“不敢,不敢。”杨慎谦虚道。
虽然王廷相跟杨廷和有些矛盾,但跟杨慎却是忘年交,两人的气学观点非常相似。
杨慎交游非常广阔,他那些朋友,许多是他父亲的政敌。
王廷相介绍道:“这是我在四川收的学生,杨名,杨实卿。”
杨名上前拜见:“见过前辈。”
杨慎笑道:“实卿之诗文大作,吾亦拜读过,实属难得。”
杨名连忙说:“前辈谬赞了。”
又有数人过来,王廷相说道:“东桥先生(顾璘)也来了!”
顾璘就是嫌张居正年幼,故意让其落榜,又勉励他再考那位。此人之前做浙江右布政使,被王渊转升湖广左布政使,这次进京述职正好来参加文会。
王阳明已经致仕回乡养老,顾璘动身之前,特地前去拜访,还帮王阳明给王渊带了一封书信。
王阳明年轻时,也曾加入复古派,只不过觉得诗文乃小道,于是转而投身于经学研究。
就在王廷相与顾璘叙旧的时候,顺天府尹郑善夫也来了。
郑善夫属于物理学派弟子,主编了《正德新历》。除开天文学家的身份,郑善夫还是复古派文人,论反应社会现实,他可称为当世第一,被人赞誉为“小杜甫”。历史上的嘉靖大礼议,他跟双方都交情不错,对君子之间互相攻击感到心痛,结果搞得两边都不待见他。
“君采(薛蕙)也来啦,快过来!”杨慎笑道。
薛蕙十二岁就以诗闻名,受过王廷相提携,后来做了杨慎的门生。因劝谏朱厚照南巡,被打屁股罢官回家,如今在做太常寺右少卿。
薛蕙先拜见杨慎,又对王廷相执弟子礼:“见过先生。”
另一边,高叔嗣也在拜见康海、王九思,复古派分成好多个派别,各自都有小圈子、小团体。高叔嗣后来被某些人誉为“明代第一诗人”,其实他更擅长断案,他在代州为官时,接连破获一件“十年冤案”,一件涉及二十多条人命的疑案,在山西为官又破解冤案十二件,史书评价为“善断疑狱,人以为神”。
就在一个月前,王渊擢升金罍为大理寺卿,召高叔嗣回京担任大理寺左少卿,命他们两人审理各种积年冤案。
这项任命,标志着王渊从杨廷和手里接管大理寺。
嗯,今天金罍也来了,金公子也是复古派文人。
林林总总,参与文会之人,竟有一百多个,几年前中进士的唐顺之、罗洪先、陈束、皇甫兄弟等人也有受邀。
王渊的关门弟子唐顺之,不仅独创一门数学分支,武艺兵法突飞猛进,经学文章力压诸生,其诗文也被誉为年轻士子第一人。
王九思环视众人,以复古派老前辈的姿态,捋着胡子说:“今日人才济济,皆王相之功也。”
神话境 百干从文
玄明宫修得恢弘大气,供奉玄天上帝的主殿,更是只比皇帝早朝的奉天殿小一些。其他大殿早已倾塌,玄天正殿却维护得好,最后一批道士才搬出去几个月。
一百多个复古派文人,全部被请进玄天正殿。
仆役摆好几案,又拿来无数蒲团,众人盘坐蒲团之上饮酒吃果。
王渊带着黄峨、王素,最后来到大殿主位,众才子纷纷起身相迎,呼着“王相”、“王阁老”等尊称。
“诸君请坐,”王渊笑道,“今日,我把妻子也带来了。既要追慕汉唐盛世,首先就该有汉唐气度,女子如何不能作诗写文?谢道韫、蔡文姬,亦是诗中巾帼!拙荆驽钝,亦慕古之才女。”
王九思第一个附和:“王相此言甚是,巾帼不输男子,复古派自也应当有才女。”
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
王渊露出揶揄表情,让仆役散发黄峨的作品。
黄峨自己也领到一本,翻开第一首就脸红了,低声啐道:“你这无赖,怎把这首曲也印了,还排在第一页。你不嫌丢人,我还嫌丢人呢!”
“哈哈哈哈!”王渊大笑。
大殿里一百多个才子,看到那第一首作品,也是神色古怪想笑,却又碍于王渊面子不敢笑出来。
却是王渊在辽南督理马政两年多,还把夏婵、香香、绮云唤去服侍,接连在外面生了两个庶出子。黄峨思念丈夫之余,不免打翻了醋坛子,于是写下一首酸溜溜散曲,顺便埋怨朱厚照棒打鸳鸯,不该把王渊扔在辽南工作。
词曲为《双调·雁儿落带过得胜令》:“俺也曾娇滴滴徘徊在兰麝房,俺也曾香馥馥绸缪在鲛绡帐,俺也曾颤巍巍擎他在手掌儿中,俺也曾意悬悬阁他在心窝儿上。谁承望,忽剌剌金弹打鸳鸯,支楞楞瑶琴别凤凰。我这里冷清清独守莺花寨,他那里笑吟吟相和鱼水乡。难当,小贱才假莺莺的娇模样;休忙,老虔婆恶狠狠地做一场!”
在这首散曲当中,黄峨把夏婵、香香、绮云骂作小贱才,又发誓自己要当老虔婆好生报仇泄愤。
如今,闺中密曲,竟然公之于众。
黄峨虽然羞红着脸,却也沉稳大度,微笑说:“消遣之作,让诸君见笑了。”
“岂敢,”王九思又抢着拍马屁,“夫人的文章,情真意切,实为佳品。我辈为何文学复古?自是不愿受道学文章束缚,文以载道,文以载情。有情方为好文章,夫人当为复古派又一员大将矣!”
黄峨谦虚道:“渼陂先生过誉了。”
众人虽然鄙视王九思阿谀奉承,但也无法反驳他的这番言论。因为他们连续翻阅多首诗词曲文,发现黄峨作的全是上乘佳品,比之复古派诸子也不遑多让,全都打心底佩服眼前这位才女。
黄峨的这本作品集,迅速活跃了气氛,也拉近了王渊跟这些文人的距离。
王渊说道:“诸君皆为文学大家,鄙人是远远不如的。今日召集文会,鄙人坐于主位,也是战战兢兢、如履薄冰。”
王九思连忙说:“王相何必谦虚?王相一首《临江仙》,可谓文盖当世。如今刊印《三国志演义》,哪个书商敢不把王相的《临江仙》印在扉页?还有那‘江山代有才人出,各领风骚数百年’,道尽我文学复古派之真义!”
什么鬼?
一些有心巴结的文人,顿时就急了。
他们稍微有些抹不开面子,打算接下来慢慢奉承,谁知王九思一上来就火力全开,完全抢走了旁人拍马屁的机会。
不能再等了,其中二十多个文人,纷纷称赞起来:
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。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。王相此诗亦上品也,直追肃愍公的《石灰吟》!”
盛宠魔妃
“王相的《临江仙》,便是放在宋词当中,亦有一席之地也!”
“何止一席之地,当比宋词前三。”
“我听说,王相立志匡扶社稷、改革天下弊政,因此才立誓不再写诗作词。若非如此,不知还会写出多少震古烁今之大作!”
“……”
(祝各位元旦快乐,新年行大运!)